您好!欢迎您光临云岩寺禅觉(之水)_风中遐思!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思考人生>>>云岩寺禅觉(之水)
时钟
最新图文
更多……
最新新闻
·在团代会的日子(原创)
·为青春喝彩
·桃花一梦入武陵
·天地间
·迟读八年的《荆棘鸟》
·寒食近清明(原创)
·飞天山上放飞梦想(原创)
·关上门窗(原创)
·初开的花(原创)
·仰天大笑出门去(张淘鲨)
统计数据
    会员总数:16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402
    今日访问:4
    本周访问:15
    本月访问:48
    访问总数:28144
本站公告
本站投票
你对本站的看法
1.很好
2.不错
3.一般
4.还行
5.较差
6.很差
云岩寺禅觉(之水)
发表日期:2006/7/21 15:38:00 出处:新散文 作者:之水 发布人:fx16789 已被访问 314

 

  两次去云岩寺,都不合时宜地遇上那里大兴土木。便觉得原本远离凡俗的清凉之地也扬起几分喧尘。然而这在当地人看来却是皈依佛礼、积德行善之事,虔诚之心应感召天地、与日月同辉。百姓的愿望永远是最简朴而实在的,他们没有太多的非分之想,无非是盼望着五谷丰登、六畜兴旺,或耕读传家、或金榜题名。他们把最朴素的心愿寄托给心目中的神灵,生活便有了信仰。于是,“四面青山朝佛座,一弯绿水空禅心。”

 

然而,当我因终日饱受噪音侵扰、逃也似地离开城市,想极力寻找一方幽静、终究在这里也逃不脱魔鬼一样的建筑噪音的时候,我就觉得,即使这佛门圣地也多了几分世俗的虚浮和狂躁。然而,当我面对满山的葱郁时,我还是觉得和我居住的城市比起来,毕竟这里的空气清新了许多,视野宽广了许多,心情自然而然地豁亮了许多。象一粒在阳光下飘落的尘埃,渐渐的下沉、下沉,即然荣登福地,便安渡迷津。

 

此时的我,忽然感觉到云岩寺粗陋的外表下或许还隐藏着我未曾发觉或正要寻找的一些东西。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享受过这种安闲和清静了。即使独处一室的时候,心也是浮躁的。我是领教过那种噪音的芜杂和混乱的,从春天开始,整个城市就处于一种无秩序的焦灼状态,人们仿佛把积攒了一个冬天的郁闷急不可待地发泄出来,道路在不断地加宽,整条街的树木被连根拔起。战壕一样的沟壑裸露着地下纵横交错的管道,那是城市的脉络。邻街的楼房在不断的加高,围墙被艳俗的广告纸围裹起来,各种机器凌驾于城市的上空,窥视着每一个角落。浮尘幽灵一样无处不在。窗外的喧嚣通过缝隙游离到房间的每个角落,甚至可以延伸到黑夜的深处,这个城市永远处于精神的亢奋之中,永远没有静下来的时候,就象这溽热的七月,到处是沉闷,是怨恨,即使你大张开嘴,也不可能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几乎所有的欲望都伸张着触角,无所不在地撑开你的每一个毛孔,吸吮着每一寸尚且不曾麻木的神经,你无法心静如水地坐下来,即使手里握一卷书,眼光也浮光掠影地在字的表面上游离。

 

于是,我选择了逃离。

 

七月的南太行,炙热带来的烦恼不亚于城市的噪音。然一过半山上那个山门,森森凉气就沿着潮湿的幽幽草径扑面而来。等我来到圣泉山下,满眼浓郁的桃林早已遮掩了内心的遗憾。忽然想起白居易的“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的诗句来,忍不住心血来潮,神思摇荡。

 

即兴随赋诗一首:

 

“暑月云岩清凉生,圣泉夭桃绿浓荫。

不见芳菲缤纷落。空倚桑枝念白翁。”

 

是什么,使我这样地两次来到这里,真正的云岩寺已不存在了,我从几块残碑上了解到这座建于明朝洪武年间的寺庙,在历经了800年岁月的风雨侵蚀和人为的主观或客观的损坏后,疲惫和衰老已爬上额头,经历了过去的战乱和一次次的修葺,云岩寺依然千疮百孔、满目疮痍,主殿甚至坍塌的不留任何的痕迹。。虽然眼前的新寺在原来的基础上又扩大了许多,但毕竟属于过去的东西已经万劫不复了。而今的云岩寺所缺少的正是这种深层次的、有深厚底蕴的东西,也许我所寻找的或者所期待发现的正是这样一种即见证了过去、又传承了现在、也即将承载了未来的东西,谁知道这种埋藏在心底里让我苦苦寻觅的或许只是一种渴望或者失望呢。

 

一切都要重新开始吗?站在新修的廊柱前,空气中有微弱的油漆味飘忽不定,廊檐上的字迹未干,闪着幽幽的光,我似乎看到了一个未来的轮回,先是经受风雨的侵蚀,继而遭受无秩序的人为破坏,也许等不到三年、五年,他的周身便会被“xxx到此一游”而留下遍体鳞伤,即使侥心逃过一次又一次的损毁,灵气也终将被盘剥削遗。

 

而传说却像涌泉一样流下来。卧佛床、仙女浴被描绘的美仑美奂。当我站在一块巨大的仙女浴石上,没有感觉到飘飘欲仙,却意外地和外出云游的悟净师傅不期而遇。师傅无欲的脸上没有愤世不公的惆怅,我双手合于胸前,虔诚地邀请和他合影,师傅一手捻动佛珠,单掌于胸前,低眉颔首,欣然应允。我问师傅为何单掌,师傅微微睁一下眼,“二祖惠可断臂成佛啊。”恍然间,我发现,他的眼前是郁郁青山,心中却是静海。脚下的土地,眼前的山峦,时时晃动着他的先祖的身影。然而在他的身后,却是一方几乎被荒草和尘土湮没的青石坟冢,几座青石灵塔孤零零地矗立于荒草之中,或许这里也是他最后的归宿吧,然而我从他的脸上没有看到任何的悲凄和迷茫。却是那种“众鸟高飞、孤云独闲”的恬淡和安祥。

 

真正的云岩寺消失殆尽了,除了一拱山门、几块残碑和一汪明泉,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的遗存,、哪怕一块砖、一片瓦。唯一幸免于难活下来的只有树,此时,我就站在两株桑树面前,脚下是残垣,眼前是深渊,这两株或是夫妻、或是姊妹的桑树,每一片叶子都从远古走来,从唐朝,从明朝。苍劲的枝桠和密实的年轮凝聚着历史的渊薮,虬枝盘旋,从它的根部又生出一簇簇细细的枝条来,新生的一代也同样葳蕤茂盛。虽没有风雅之姿,可它养蚕的桑叶,酿酒的桑果,入药的桑皮却像憨拙而勤勉的农夫,粗陋的外表虽不能秀于林,但恬淡斯文的举止,分明是一位谦逊的绅士或涵养至极的淑女呀!难怪孟子这样赞美着桑――“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你选择了幽居山林深处,隐没于千年古刹之中,与夏蝉、秋鸟为伴,看落叶、冬雪飘零。你的内心是干净的。你不是婀娜的柳,也不是招摇的桐,你的花不红,叶不美,果实也不鲜亮,可你的心却静如止水啊,你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安静而从容。

 

我忽然明白,我在云岩寺苦苦寻找的,不正是一种禅觉吗,不正是一种经历过无数次无声无息的凋零,在一次次不为人知的伤感中成灰、成泥的过程里所展现出来的生机与蓬勃吗?桑树的背后是“春前有雨花开早、秋后无霜叶落迟”的圣泉山,眼前便是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巍巍太行。心中装下三山五岳,纳天地之灵气,吐世俗之迂腐,

 

  因为有了树,云岩寺就有了生命的语言,眼前的一切都活在一种生命的秩序里,实实在在。因为有了树,安静的云岩寺虽空寂而不显得空虚、沉稳而不感到沉闷。几个年轻的工匠坐在树阴里,斑驳的树影映在他们的脸上,仿佛坐进时间的深处,远处的藏经阁上,几个工人正在进行最后的彩绘,就象给一位老人穿上一件艳俗的花衣裳,虽然那疲惫苍凉的面容永远无法掩饰。

 

今年这个夏天,我真的已经很快乐了。除了干那种为了糊口不得不干的工作之外,我利用几乎所有的休闲时间,走到大自然中,小住京娘湖,神游定晋岩,走马苗玉闯,在飞来石上临风而立,在黑铜门小道上对酒当歌,在东屏山上度过一生最惬意的生日,在螃蟹沟里寻回童年的乐趣。一条内涵丰富的门道川已经让我心旷神怡、流连忘返了,而现在我又两次徜徉在这佛门净地,体验那种淡泊与宁静。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境界,站在澄明的观音殿前,耳边仿佛传来悠扬、袅绕的弦乐。内心凝固着的厚重的积雨云逐渐逐渐地散开、散开,天地分明,心也分明,至此,我才真正地体会到陶渊明的“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不单单是对景物的描写,更是一种境界,一种禅心释然,佛尘相通的境界。我恍然间发现,在自然的秩序中,我正如希腊神话中西西弗斯的石头,在由高到低的滚落中,心里已有了寻找自己位置的愿望,那种愿望是庄周钓于濮水的自在逍遥,是梭罗独居瓦尔登湖的超脱与坦然,是朗朗星空下子夜时分的月上高楼,更是六祖慧能“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万物皆空的至极顿悟。

 

我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在圣泉山下,在云岩寺前,在一舀汩汩涌动的泉水边。和我在一起的,是一串怒放着的紫荆花,一簇点缀在万绿丛中嫣红的春姑姑花,和一株花红叶瘦的山丹丹花。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富遐短诗选(原创)

下篇文章:来自“南疆”的几个关键词(邓诗鸿)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风中遐思(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0735-3355261 联系人:富遐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