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品味东坡词 老夫聊发少年狂(杨花点点)_风中遐思!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书尚往来>>>品味东坡词 老夫聊发少年狂(杨花点点)
时钟
最新图文
更多……
最新新闻
·在团代会的日子(原创)
·为青春喝彩
·桃花一梦入武陵
·天地间
·迟读八年的《荆棘鸟》
·寒食近清明(原创)
·飞天山上放飞梦想(原创)
·关上门窗(原创)
·初开的花(原创)
·仰天大笑出门去(张淘鲨)
统计数据
    会员总数:16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402
    今日访问:4
    本周访问:15
    本月访问:48
    访问总数:28144
本站公告
本站投票
你对本站的看法
1.很好
2.不错
3.一般
4.还行
5.较差
6.很差
品味东坡词 老夫聊发少年狂(杨花点点)
发表日期:2005/7/13 12:01:00 出处:新散文 作者:杨花点点 发布人:fx16789 已被访问 837

  

  苏词是宋绮丽词苑中的一朵奇葩。他,苏轼,洗净了五代以来的奢靡纤弱,推开了倚红偎翠的人群,昂昂然站了起来,起舞于月下,

泛舟于江海,更,策骏马,卷平冈,射天狼,开一派豪放之风。

品苏东坡的豪放之作,个人认为,应从《江城子·密州出猎》读起,这是苏轼出任密州知州时所作,时年41岁,此时宋朝政坛上正活跃着另一位政治家,文学家,那就是王安石,苏轼做为词人,作为文学家的命运,可以说是与王安石紧密相连的。他因与王安石政见相左而淡出朝野,出任密州知州。当时,西北边境的西夏与大辽屡屡犯境,而北宋因初期的“杯酒释兵权”,及稍后的弱兵和集权措施,军事积弱已久,无力与强悍少数民族抗衡。有感于此,苏轼在密州会猎时写下了这首传世佳作。

《江城子·密州出猎》也是东坡第一首最句豪放风格的词作。首先在题材方面,做了拓展,五代时,词以二主君臣为先,至宋,又有晏殊父子及柳永等人,皆以幽怨闺情,风花雪月,都市奢靡生活入词,词坛一片旖旎风光。此时,苏轼出现在北宋词坛上,他以诗为词,以写景,抒情,叙事,绘人,咏史,说理入诗,大大开拓了词的意境,丰富了词的内容。使得宋词从中国文学史的一个小小的角落里挺立出来,由单薄而丰满,由纤弱而茁壮,终于站到了与唐诗比肩的位置。这,应是苏轼的功劳!

且看这首《江城子·密州出猎》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哪见一点红罗绿裳,哪有一丝脂粉香浓,词人的目光早已穿越了闺阁池苑,词人的脚步早已迈出了秦楼楚馆,来到了密州郊外,千里平冈之上,戴锦帽,著貂裘,牵猎犬,架苍鹰,策骏马,卷沙尘,挽雕弓,射天狼······天高云阔,黄沙漫漫,人喊马嘶,兽伏鸟下,毛飞血洒,将军左右顾盼,豪情满怀。气象开阔雄浑,宋词为之焕然一新。

倘只从题材角度品味这首词,是很难得其中真味的,品味此词,品的是志,是抱负,是那个“狂”字。“老夫聊发少年狂”,“狂”是什么?是豪迈,是酣畅,是淋漓。“狂”的背后是什么?是沉郁,是无奈,是感伤。无奈,仿佛是哪个诗人都有的,比如柳永,因皇帝一句“且去填词”而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后又写下一阕《鹤冲天》以为不平之鸣,中有“才子佳人,自是白衣卿相”,“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又因后一句落榜。面对无奈,他能做的只不过是自嘲而已。可是,比如李白,比如陆游,又比如苏轼,都有壮志未酬的无奈,李白”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何等茫然!陆游”胡未灭,鬓先秋”,何等的感伤!而苏轼的“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何等的期盼!报国之心,无时或忘。可他们不作无谓的自嘲。李白“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昂扬!陆游“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悲壮!苏轼“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狂放!他们将压抑的无奈化作了狂放无羁的驰骋,化作了天上人间的想象,也化作了对未来无尽的希望。身处樊笼里,不堕青云之志,随时颤动着那双欲高飞的羽翼,炽热的目光痴痴的投向高远的天际。什么时候,“冯唐”会持节来此,带来朝廷的任命,重新起用我。到那时,我要驰骋沙场,一举扫平敌寇,还国朝一个和平安宁的西北边境。有济沧海之愿,有灭胡虏之志,也许就是这重展抱负的希望成就了东坡这篇豪放之作。以此看来,东坡不仅仅是一个文人,他还是一个英雄!

无情未必真豪杰,有情方是伟丈夫。英雄也有泪洒双襟的时候,那是源于对生命无常的战栗。苏轼还有一首同曲牌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记梦》虽不及《密州出猎》豪放铿锵,却也在后人耳边留下余音袅袅。该放在此地品一品苏轼这首深情之作,算是对豪放东坡人格魅力的一个小小的注解吧。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只有泪千行。料的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是诗人悼亡之作,此时妻子王弗已去世十年了。

上阕记实,十年的死别,阴阳永隔,诗人茫然四顾,往日熟悉的身影,清晰的面容漾在十年的风尘里,缥缈模糊,那座孤坟时时闪现面前,卿可凄凉?多年的宦海沉浮,已在我鬓间刻下霜迹,倘有相见之时,卿可认得我?

下阕记梦,小轩窗前,依稀是爱妻在梳理她长长的秀发,凝然回眸,似有千言万语,却化作了泪洒纷飞。泪痕深处,怎一片寂寞情怀!年年月明,年年人断肠!年年月明,年年月照短松冈!

“老夫聊发少年狂”,“十年生死两茫茫”。两首词交相品味,竟会品出一个完整真实的东坡来。午夜梦回,念及爱妻,几欲断肠。他却将丧妻之痛,怀妻之感深埋心底,置于梦境,示之于人的是马踏平冈,啸震山林的豪放与潇洒。

点点泪痕折射出的却是更为豪放的人生!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遥望林徽因(吴昕儒)

下篇文章:舌尖上的禅(马明博)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风中遐思(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0735-3355261 联系人:富遐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