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稻田随笔(高立民)_风中遐思!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思考人生>>>稻田随笔(高立民)
时钟
最新图文
更多……
最新新闻
·在团代会的日子(原创)
·为青春喝彩
·桃花一梦入武陵
·天地间
·迟读八年的《荆棘鸟》
·寒食近清明(原创)
·飞天山上放飞梦想(原创)
·关上门窗(原创)
·初开的花(原创)
·仰天大笑出门去(张淘鲨)
统计数据
    会员总数:16
    今日文章:0
    文章总数:402
    今日访问:1
    本周访问:34
    本月访问:110
    访问总数:28767
本站公告
本站投票
你对本站的看法
1.很好
2.不错
3.一般
4.还行
5.较差
6.很差
稻田随笔(高立民)
发表日期:2008/2/27 17:18:00 出处:中央三台电视诗歌散文栏目 作者:高立民 发布人:fx16789 已被访问 228

 

 

冬雪雪冬小大寒——写于立冬

 

CCTV.com  20071227 13:00  来源:CCTV.com

 

 

立冬了。京城无雪。到是心中先存了六个节气的寒意。

 

三季的日子装进一个鼓鼓的口袋被猛地一抽,又轻轻地盖上一个戳,便似一袋冬粮,即日收仓。

 

封存的是日子,心情却像秋的羽毛,一地散漫。收不拢,理还乱。

 

觉人间,万事到秋来,都摇落。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不是往事不堪回首,而是蓦然回首,那人已在灯火阑珊处。

 

春去了,夏远了,秋朦胧了。一场大雪即将掩盖你走过的路,翻过的坎,爬过的山。就像沈从文的边城:到了冬天,那个圮坍了的白塔,又重新修好了。可是那个在月下唱歌,让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青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是的,过去的日子也许能回来,也许永远也回不来!

 

生命的冬天,唯有以字为薪,照亮归去的路,赶在生命的大雪到来之前,回到心灵的故园。



 

独钓——写于小雪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柳宗元


小雪,二十四个节气中的第二十个节气。京城的阳光出奇的暖,京城的苍穹也出奇的蓝。空中没有小雪,地上没有小雪,但节气里有小雪,人心里就有小雪。好像多少辈子的小雪都落在心上积在心底,堆成一个唐诗中的大特写——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是的,钓雪。钓了一千年。于那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天地之间,消退红尘,藻雪精神。独钓雪。独钓一世洁白。


 心中染雪意,何劳六花飞……

 


冬至人远

 

未买大宁山庄前,稀里糊涂的毫无节气的概念,一直以为立冬就是冬至,立夏就是夏至,立秋就是中秋节,立春就是……其实哪对哪儿?

 

入住大宁后,人心皆得归宿,加之屋前屋后的花草树木和周边乡村四野的比照,人自然起来,心也细致起来,日子便也仔细起来。就像农人关注四季,读书也开始由粗而细,一行一行的看,一字一字的认,字里行间,竟悟出许多文章的气候。半年之多,心情和笔迹竟也有了季节之苗头。

 

四季如人,节气如命。春夏秋冬,像是大自然的四个孩子,个个性格分明。当立则立,当退则退,不得半点含糊。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二十四节气可谓祖宗家传。千年前冬至乃是古人的冬至节,大如年也,相当于现在的年三十,实不可小觎。虽一年之中冬至之日白昼最短,正如夏至之日白昼最长,但冬至驾临,即进入了数九寒天。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真像小时候听老祖母背天书,美不胜收!

 

就拿冬至说例,岂不知要经过立冬、小雪、大雪的铺垫和渲染近一个半月之久,冬才至。三尺冰冻非一日之寒。

 

就像人的三十而立,说立哪就那么容易一到三十就立。怎么也要经过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不经人生的小雪、大雪,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更况孤舟蓑立翁,独钓寒江雪!

 

话到此时,又将远行。就像那年大雪无痕,人如一片薄雪落在海拔5596的玉龙雪山。今日冬至,明个又是千里又千里之外。

 

此生心仪之事甚少,得之便稀罕如宝物,天天抚之摩之想之念之。幸中又幸得大宁山庄一隅外加论坛稻田一块,每每他乡山水花竹过后,总是大宁闪出腰身和眉眼,稻田现出翠禾和蛙鸣。这就有了得至美而游乎至乐的心情,庄子谓之至人。至人不敢当,恩心当永存。动身前匆匆留下此文于稻田,当是以字代心于山庄迎接冬至节和新年吧。

 

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皆是一个“无”字。冬至几近冬无?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澡雪之思——写于小寒

 

    冬天人们喜欢追忆春天,春天人们喜欢追忆另一个冬天。人们喜欢把过去的事说成往事,又喜欢把往事说成如烟。人们天生恋旧,又更喜欢新鲜。其实,所有的往事都曾绚烂,所有的往事都不会如烟,只会如退了色的老照片,贴在心底,温暖着生命的一个又一个冬雪雪冬的日子。一生一世也就这样在二十四个节气中明明暗暗更迭转换。

        小寒大寒又一年。既是又一年,总要祈盼点什么,做点什么,为自已的生命留下点什么。盆池竹屋,意境高远。那怕看一本书,拍一张照片,写一篇文章,出一次远门;或赏一次雪,听一回雨,点一柱香,种一盆花;或晒晒太阳,发发呆,冒冒傻,做做梦;或擦擦窗,抹抹案,拖拖地。。。。。。点点滴滴,生命也就是这般美好了。只有朝夕相处、心甘情愿、心领神会的好才是真好。其它的再好,要你爬屋上梁、奴颜婢膝,又跟自己甚相干?

        一年又一年,很多时候,觉得很焦灼很渺茫很遥远很漫长,似乎在等待完成一件天大的事,一件轰轰轰烈烈的使命。其实,真味是淡,至人如常。天大的事就是安享每一天,每一夜,每一分,每一秒,甚或每一顿饭……

        三九四九,寒夜月天。小寒之日让我在肃冷中存一小片冰心……

 

 

 

大寒之大宁山庄

 

2005的最后一个节气大寒。京城连天阴霾,偶有零星雪花也是悄无声息的溶在半空。这样的天气,心中会格外挂念大宁,并伴有丝丝屡屡的惆怅和忧虑。是的,夏日的山庄已成往事。冬日的大宁好像一个乡下亲戚,可以问暖,不可嘘寒。她和你隔着六个长长的节气——冬雪雪冬小大寒。

可又怎一个寒字说得?

至春至夏至秋,大宁都给你无以表达的美和静。你甚至于将自己的后半生暗暗地托付与她。虽终是过客,但那是一种寂寞山庄故人来的熟稔和现世的安稳。漂泊浪迹半辈子等的就是长阳大宁这面坡。你在心里一遍遍的呼她为东篱和雪堂。梦里采菊,有隔世的遗香沁入你的心脾,一梦一陶然。尘外澡雪,有远古的雪花掠过你的肌肤,愈冰愈玉洁。

在大宁水库的苇荡中你放浪形骸,晨看秋水共长天一色,暮观落霞与孤骛齐飞。笔墨于稻田,长歌于野径。一个三秋,就醉倒了你的半生。你流连忘返归去来兮,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只把陶家篱笆翻遍。

……

秋去冬来,天地有四季。那日小雪,山庄无飞花。你从节气的温度计中测得山庄的火力留你不下。你无法在夜的瑟瑟中,携取旧书归旧隐,穿越大宁的寒冷去赴一个千年前的诗约。跺跺脚,搓搓手,摇摇头,你做梦也不会想到房子是烧不热的,热的只是铁皮,冷的却是空气……你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现如今的房地产,陷阱都设在致命处,买房人但知夏天风凉,孰不知冬天更风凉啊。哪有寒暖暑凉的美事轮着吾辈?世情薄,今非昨。且把她当了夏宫。罢!罢!罢!

收拾收拾,又回城了。不是你畏惧三九严寒,你一百二十个知道选择大宁没有错,错的是山庄与你只是一段春花秋月情。那踏雪寻梅、煮雪品茗恐怕又是另外一段缘……

回城后,你又漂泊了。一路向西向南向传说中的香巴拉奔去。那既是你的公干也是你的私行。大雪之日,你登上玉龙雪山,以思乡的神情回首北望,瞅见了千里又千里之外的大宁山庄,旋即,你又垂头,那个大唐的风雪夜归人不是你……

冬至前夜你又上路,你比大小雪更行更长更远。三人一车稻城亚丁,九死一生朝觐梅里。1226日路遇白马雪山的第一场大风雪,从海拔三千四盘上海拔四千三,翻过山头,便车坠崖边,鬼门关前走一遭。次日,雪过天晴,梅里往事。别人写下的是窗含梅岭千秋雪,你续上的却是门泊大宁一浪人。

你知道安身立命的路还很长,大宁不留人何处留人?岁末的最后一刻千里又千里之外赶回北京。走出机舱,你忽然心底一热泪满盈眶,谢天谢地拣了一条命,又得以大宁重归……

今日大寒,往事寻着节气倒流。痴人说梦,昨日已成各。君不见,山庄庄寒人远,论坛坛里有冰。最是那遥看春色近却无,乍暖还寒,谁人能宁?

一周来,日夜加班,未及上网,今日得闲,有感论坛上不少业主的寒苦和操劳,尤其是几位版主的憨厚,也将自己的心情一吐于稻田。相信众人拾柴火焰高,不论今冬怎样的灰心丧气,毕竟大寒之后又是春。当大宁桃花又芳菲,愿我们屋中的冷——春风化暖,愿我们心中的冰——春风解冻,愿我们的家园——冬暖夏凉人丁兴旺。

 

 

 

雨水——道是无雨还有语

 

 今日雨水,是立春后的第二个节气。雨水,表示两层意思,一是天气回暖,东风解冻,散而为雨,降水量逐渐增多;二是在降水形式上,雪渐少了,雨渐多了,且有乍暖还寒之交替。春始属木,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后继之雨水。

        春雨贵似油。一年二十四个节气,雨水却占一席之地,可见非同寻常。唐代大诗人韩愈对春雨有天街小雨润如酥,遥看春色近却无的赞誉。诗圣杜甫则春夜喜雨,留下千古诗篇: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雨水,不只是滋润天地万物,也滋润人的诗情画意。当大地回春万物复苏,人的心也开始生发新的憧憬。小楼一夜听春雨,明朝深巷卖杏花。“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这些沁着千年雨水的美好诗句,就像雨珠,随着一个又一个雨水节气滴落于我们枯燥的心田,润泽我们生命的情趣。

       人生,有艺术的人生,像陶渊明拨弄一把无弦琴,心中有大声,何劳弦上音;像晋朝名士王子猷雪夜访友,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也有人生的艺术,像老聃道可道,非常道。像庄周梦蝶庄周之梦为胡蝶亦?胡蝶之梦为庄周亦?像半部论语治天下,天下都治得,治人生又何尝不可?

       如果天上无雨,你的心里要有雨。春雨如恩诏,夏雨如赦书,秋雨如挽歌。老子他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夫唯不争,故无尤。孔子他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生命当分分秒秒有所进取。这些都是水对人生的启迪。还有海纳百川有容为大。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雨之为物,能令昼短,能令夜长。水之为物,能载舟亦能覆舟。不知雨水为何物,焉知人生祸福?今借节气中之雨水,占大宁稻田之一隅,洗心洗菜根。正可谓:千载奇逢,无如好书良友,小知不如大知;一生清福,只在碗茗炉烟,小宁不如大宁。

 

梨花风起正清明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杜牧


    每个人
    生下来都要守候一个日子
    这个日子叫清明
    这个风清景明的日子
    曾让一个唐代的诗人欲断魂
    一断就是千年
    隔着千年的诗行
    我仍看得见路上的行人
    我仍听得见行人的借问
    我仍看得见牧童的遥指
    我仍闻得到杏花村的酒醇
 
    这是一条有雨无雨都纷纷的路 
    走在路上的
    有他
    有我
    有你

    昨晚我于子夜祈祷
    今天梨花风起
    要有一场小雨
    哪怕很小很小的雨
    替众生流下泪水

    因为
    风雨梨花寒食过
    几家坟上子孙来
    因为
    不思量自难忘
    阴阳两界无处话悲凉

    下吧
    梨花一枝带春雨
    哪怕在诗里
    哪怕在心里
    哪怕在大宁的稻田里

 

 

 

丁香空结雨中愁——谷雨写于大宁稻田

 

 

谷雨,我的身体里,有一个人在哗哗的雨声中出走,带着淮水分娩的胎记,走进江南的雨季。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也许什么都可以忘记,唯有江南的雨,那一生一世都在一个人心窝里垂钓的雨。

 

谷雨,无需撑一把油纸伞。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我相信你不只是一个节气。你更像江南雨巷里走出的一串悠长诗句,一路走来,旧裾飘风采桑去,白袷卷水秧稻归。一路走去,桃李东风后,幽径三生韵。

 

谷雨,我相信这春季的最后一个节气,这人间四月的最后一帘春雨,是为了成全一朵紫丁香的愁怨,是为了氤氲一片碧罗春的素心。谷雨生百谷,今生,总有一垄埋于你心中的谷。今世,总有一场属于你命中的雨。

 

哗哗的雨声中,有一个人听到光阴从身边刷刷地流过去。青春转瞬间就停在彼岸,中间横亘着一条淮水。但见,多情未老已白发,野思到春如乱云。又如,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今天,让一叶孤舟载着逝水回到江南的雨巷。独自彷徨石板路,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愁怨地的姑娘。打开一本线装书,我希望品茗一壶谷雨浸润的香茶。三十年河东,不管烟波与风雨,载将离恨过江南。四十年河西,回首向来潇洒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今日立夏,出门俱是垂钓人

 

 

 

早晨朦艨胧胧醒来,拉开窗帘,眯缝着眼看了看浅灰色的天空和还在梦中的一园碧草幽花,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立夏了。四季歌的第一段,还未来得及唱完,春天就散场了。

 

简直就像一场预谋,昨天一场期待了六个节气的霏霏细雨,竟不期而至的替我们告别了今年的最后一个春日。春夏之交一场雨,是巧合?是安排?是冥冥中的天意?天街小雨润无声。这世上的大美,总是惊鸿一瞥。心有重重惜春意,把酒送春无别语。真真是,尘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春雨却在春余阑珊处。

 

罢罢罢,芳菲歇去何须恨,夏木阴阴正可人。晴日暖风生麦气,绿阴幽草胜花时。今日的春去是为了明日的春来。只是,人心春雨正浓,浓得化不开。一年一年又一年,林花谢了春红。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谢却海棠飞尽絮,困人天气日初长。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水库垂钓人。古人独钓寒江雪,今人独钓半日闲。去去去,身在乱蛙声里睡,心从化蝶梦中归。携取旧书归旧隐,野花啼鸟一般春。

 

 

 

这是一栋叫大宁的房子——小满有感于稻田

 

 

 昨夜,初夏的小雨在山庄淅淅沥沥的飘了一个晚上,飘的人心都上善若水了。静静地躺在天地之间,听雨水顺着屋檐嘀嘀嗒嗒沁入梦中,像是回到了久远的孩提世界。一觉醒来,流水落花,今日已是小满,夏满芒夏暑相连,光阴真是似箭。

 

 小满,二十四个节气中的第八个节气。看到小满这两个字,心里便顿生一种美意。虽然不是大满,但就因其小满,小得盈满,更令人有一种邻家小女初长成的好感。

 

 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固名思义,是麦子已灌满了浆。麦到小满日夜黄,本是节气中的气象,但我却怎么看怎么有一种知足常乐、小富既安的妙想。 甚至觉得小满比大满更有盈盈之气,更让人意犹未尽。有那么一会儿,我在脑海里甚至闪过小满既大宁的念头。

 

 何为大宁?凡事都从忙里错,谁人知向静中修。一介星斗小民眼中的大宁,不外是平平淡淡才是真,有一份不悲不亢的工作,有一套顺天顺地的房子,有一个随心随意的家。过犹不及,谁说小满不是满?小乐不是乐呢?一生清福,只在碗茗炉烟之中。也许小满离我们更近,小满跟我们的日子更为贴切。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我们想象中的大富大贵大喜大乐呢?莫到琼楼最高层,高处不胜寒。二十四个节气中也没有大满的字样,何况人生?与其想入非非和自寻烦恼,不如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就像此刻,这是一栋叫大宁的房子,我于小满之夜独坐其中。

 

 没有人来这栋房子。我能感受到车流声,匆忙的,沉重的,急迫的,但是他们不是朝这栋房子而来。他们只是路过,从房子后面的那条高速上飞快的路过,回各自的家。他们各自有各自的房子,我不知道是不是叫大宁,但我能猜到,那些房子曾经叫生活。

 

 那曾经叫生活的房子我也住过。是一种生活在别处的生活。虽然有一个老外诗人说,真正的生活总是在别处。但那么些年来,欲问孤鸿向何处,不知身世自悠悠。 我就远远的看着别处的自己像看一个影子,有一种不能制止花瓣纷纷坠落的无能为力。 生命总和季节擦肩,该结籽的时候扬花,该收获的时候播种。凉风起处,第一片秋叶坠落,归人还在异乡的途中……

 

 庆幸的是,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我总算赶在生命的又一场大雪之前,风雪夜归人。大宁山庄不啻于上帝赐给我半世的礼物。曾省惊眠闻雨过,不知迷路为花开。多少个季节错过之后,我才明白,迷路正为看花开,看今夜心底的一朵莲花小小满满的开。

 

 没有昔日的迷途,怎有今日的归返?归返之路,我既是桃花,又是人面,人面桃花两依然,莫到白头空悲切。

 

 小满之夜,在这栋叫大宁的房子里,我心中的天地亦无限的深远。静默,像一柱沉香的自若,像一园幽草的安然。独立山庄,于无弦处听古琴,那高山的琴韵仍在;于无水处觅流水,那流水的知音仍在。

 

 小满——大宁,今夜,你是远方的远,近中的近,爱中的爱,满中的满。

 

 

 

 

五月端午,我是一条鱼

 

 

端午节,不知道这个日子是不是因了屈原。在江淮,以艾叶悬于门前或缝成香包佩戴身上以僻邪驱瘴。对于小孩子,那是一个盼望吃棕子和咸蛋的节。不但吃自家的,还吃邻家的,还带到学校与同学交换着吃。糯米粘,粘的脸上手上哪哪都是米粒,再加上咸鸭蛋咸鸡蛋的蛋黄渍在嘴角,真像一只只丑小鸭。想想那个年代那些穿着哥哥姐姐衣服上学的小小人儿有过的快乐,真是无忧无虑的年少啊。  现大了,人在他乡,什么节的意思都淡多了。

 

近两年来,或许是韩国以其江陵端午祭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缘故,每每想到中国端午节的来历,便格外地沉默和敬畏起来。脑海里老是浮现出那个游于江潭,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的他。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同情他,甚至提起他的名子。想到他说过的话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就顿生一种中国式的耶酥为唤醒苍生而怀沙自沉,以死殉国的惊悚。  我千千遍的问两千年前的他也是问两千年后的自己,你为什么就不能听渔父的一句话: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你为什么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问天问地,答案其实早在心里。 

 

还是将这些被江水拍打了千年的感受和泽畔年年新绿如碧的一苇苇芦叶相裹的棕子一起咽进肚子里吧。从古到今,从小到大,棕子都是一个吃,但吃的心情已今古不同。老夫聊做少年狂,且把自己幻想成一条汨罗江的鱼,为了屈原一年一次的魂归,再吃一个粽子吧……

 

 

 

夏至——长长的思绪

 

CCTV.com  20080103 10:22  来源:CCTV.com  

 

上帝是公平的。上帝无时无刻的不在通过二十四个节气提醒我们大自然的真谛。不知为什么,在夏至的今天,在进入第十三天世界杯小组赛的不眠之夜,我会有这样无厘头的思绪。或许我于冥冥之中又得到了大自然的某种说不清楚的启示。可不是吗?夏至的白天是全年最长的,随之便一天天的短,短到冬至,一年中的白天则是全年最短的。而春分、秋分则是一半一半白天黑夜一样长的。有最长则必有最短;有最短也则必有最长。有最长最短也必有不长不短。这些显而易见的,连一年四季的分配都是这样明晰的节气,昭示了一个再也自然不过的道理:一个东西的到达之日,也是另一个东西的离去之时。或者得到之日也是失去之时。我们不可能同时拥有白昼和黑夜。我们不可能只获得而不失去。失去的越多,越接近本色;放弃的越多,越接近心灵。所有的失去都不啻是人生经历中必要的丧失,而且是人生返朴归真的必经之路。

 

小时候或不太小的时候,甚至老大不小的时候,一直耐不住性子的认为立夏不就是夏天了吗?立冬不就是冬天了吗?立春不就是春天了吗?立秋不就是秋天了吗?好像春夏秋冬应是一夜之间明了的事。到了近一二年知天命的年龄,才知道不大是这么回事。立,不等于达;由立到达,是一个不断失望和希望的过程。人这一辈子其实就两个字:失——得;没有失,怎有得?因为绚烂最终要归于平淡,果子最终要落回大地。大地给予的,大地要收回;天空给予的,天空要收回。否则生命的意义就永远不能圆满,人生的欲望就永远不能终结。没有终点的生命是可怕的,就像没有夜的白昼;没有终结的欲望更是可怕的,就像没有时间尽头的无期徒刑。所以,因为丧失,我们珍惜。因为珍惜,我们舍弃。最终我们还是赤条条来赤条条去,就像老话所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夏至,穿过大宁山庄那条长长的路。路格外的长,风景也格外的长,思绪也格外的长。跟着一年中最长的一天,走到自己的家前,像是陷入了一个长长的梦境。我不敢说,是这条路,把我带向了命中的大宁,但我肯定可以说,此路,让我如期而至,到达自己心灵的归宿。

 

 写到这里,虽是夏至炎炎,心却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推开家门,仿佛有荷香飘过,凉凉的,清清的,静静的。你再次感到二十四个节气,节节都是传递,节节都是禅语,节节都是通向生命的气息。你珍爱大宁,是因为大宁一年的光阴,让你看到了以往成倍的年头里,你都没有注意的大事情——生命的节气。

 

 

 

暑连连,荷田田——小暑于稻田

 

二十四个节气中,有三对双胞胎。一对叫小暑大暑;一对叫小雪大雪;一对叫小寒大寒。这三对双胞胎都彼此相差十五天,如果按照出生先后自然是小暑、小雪、小寒是哥哥;大暑、大雪、大寒是弟弟。但如果按冷热的级别,则小暑、小雪、小寒应是弟弟,大暑、大雪、大寒反到成了哥哥。

 

真够有意思的!我怏怏中华上下五千年,总共就二十四个节气为什么不多起几个名字呢?像春雨惊春清谷天(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就是六个不同的好听的名字;像秋处露秋寒霜降(立秋、处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也是六个不同的好听的名字;为什么夏满芒夏暑相连(立夏、小满、芒种、夏至、小暑、大暑),要有一个叫小暑一个叫大暑的双胞胎呢?为什么冬雪雪冬小大寒(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大寒)要有两对双胞胎呢?也可能暑和寒作为自然的两级更加对应人的习性。大小只是名子区分而已,其性质都是一样的。

 

小暑连着大暑、小寒连着大寒,之于人,好像小善连着大善,小恶连着大恶。小欲连着大欲。因为积火成热,积寒成冰。孔子曰: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大概就是好事一件不为多,坏事一件不为少,要养成一个良好道德习惯。而双胞胎节气的重复,则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暑以暑连,寒以寒继。冷暖之间便是一部春秋史话。

 

曾经,我在节气之外追寻,哪里能让我更沉稳,哪里可以教我更宁静;一次次的茫然,才知道我所祈盼的,二十四个节气早已对我招引,只是我一次一次的眼拙了。只看见人生的荣华富贵,没看见一年年的落花流水。

 

又是一个草长莺飞花木葱笼的夏季。这迷茫的温馨的混合着乡间羊臊的弥漫着豆黍芦苇野蒿拔节核桃柿子石榴分娩的气息,让我沉醉于自然万物的美丽,也让我为天地如此慷慨如此恒定而感叹人生之短如白马过隙。当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举头望望明月,低头思思故乡,会猛然惊醒,沧桑之感顿时涌上心头,苦涩直逼喉咙。你已经从人子为人父,肩上有老肩下有小。而真正属于你一个人的日子又在哪里?唯有梦中书中文中字中。

 

小暑之日,欲雨无雨,闷热粘人。我将梦中的文字放牧到一池青荷里,做一个放牧文字也放牧自己的牧人。人不能自外于节气,也不能自外于内心。当我又一次启程,我是暑连连里一株出世的荷,替仍旧耽溺在红尘里的我,招魂。你看,一朵莲花里有多么完美自足的世界。在莲花开放的那天,我甚至看见了消失的地平线……

 

大暑之日——风定池莲自在香

 

 

有些日子没有在大宁居住了。偶尔得空去给院子里的几盆花浇浇水,顺带打开门窗通通风好像也成为一种乐趣。其实不过个把小时的光景,心里竟有一种约会的感觉。

 

暑热中的大宁依然是神闲气定。芳草横阶随意绿,庭花无人自在红。入伏后的陡然晴朗,让人推开家门便有一种“午阴清处一蝉鸣”的意境。

 

说来偏心,城里的房已经住了十年,大宁的房总共加起来也没有几个月,但大宁俨然成了老宅,好像那房子已在那等了自己几辈子似的。好像自己认识这房子也是几辈子似的。想想:如果这山庄不叫大宁而叫了其它的名子,如果这山庄没有起起伏伏高高低低的坡,如果这山庄西边没有山,东边没有河,北边没有一个叫大宁的水库,那会怎样?或许,就因了她叫大宁,便应了我的寂静。或许,就因了她有坡,便应了我的东坡情结。或许,就因了她周边旷野,便应了我的信马悠悠野兴长。谁知道呢,这冥冥之中的命?

 

只是有了大宁,城里的日子不再那么煎熬那么无序。你觉得不远的地方或很远很远的地方终于有了一个让你不但可以寄身更可托心的地方。此心安处,便是吾乡。我喜欢在心里把大宁山庄感受成自己一个人的老家。那不是爷爷奶奶的家,不是姥姥姥爷的家,也不是爸爸妈妈的家,而是自己按老家的形象给自己搭建的一个将来比爷爷奶奶比爸爸妈妈的家还要老的老家。老家,既是生命的开始和也是生命的终结。来也宁,去也宁,难道老家不是大宁?

 

六月份以来,k心脏一直不舒服,近日住院检查。面对医院里诸多心脏病人,或冠状造影,或支架,或搭桥,动辙数万乃至十万几十万,真是百感交集。辛苦得来的银子,大把扔给了医院,真可谓:陪了银子又折命。古人曰:心泰身宁是归处,故乡可独在长安?现代社会,却偏偏都往功名走,任利欲熏心,有几人心泰几人身宁?服药千朝,不如独寝一宵。静而延年,独高五帝之寿。无论海角与天涯,大抵心安即是家。此心无安,吾乡何在?

 

今日大暑,早晚落雨,顿感天地风清。k也即将出院回大宁。老话说一场春雨一场暖,一场秋雨一场寒。不知大暑落雨是否也能冲淡入伏后的浓热。好在大暑过后便是立秋,看在大暑是夏季最后一个节气的份上,也该好好领略一下。俗话说,知冷才能知热,不知热又岂能知冷。

 

日子过得太快,城里城外,转眼,十二个节气又匆匆过去。不说像白驹过隙,也有点像白云苍狗。想想去年的今日还在山庄出大力流大汗,为准备三天后铺地板一遍遍的清扫灰渣,热的差一点儿中暑。而今年大宁已有老家之亲。水中书字无字痕。好在稻田里留有几许季节落下的影子,时不时的投在心灵的幕上,也算是提醒自己不要忘了买大宁山庄的初衷。还是那句话:小宁宁人,大宁宁心。大暑之日,风定池莲自在香……

 

 

 

白露——好风如水

 

 

这是一个好天,刮了一天好风。好风把天空洗的干干清清,像个处子。好风如水啊。

 

这是一个叫白露的日子,和一个叫夏的日子告别。就像人和人告别,房子和房子告别。所有的季节都会拒绝一部分人,偏爱一部分人;所有的人,都会拒绝一部分季节,偏爱一部分季节;所有的人,都会属于不同的季节。就像所有的房子,都会属于不同的人。

 

这个日子之前的花朵和花朵上的蝴碟即将穿过季节的风到达一个叫梦的驿站。这个日子之后的人和人的梦即将乘着季节的风到达一个叫大宁的山庄。

 

这个日子之前我沉醉于夏日的草长莺飞,是风的旨意;这个日子之后我禅定于秋夜的朗月清辉,也是风的旨意。我们无法预知自己在哪一个季节留下,哪一个季节离去。就像风将一粒草籽带到它要去的地方,风也把我们带向我们各自生命的节气。

 

选择一种渴望的生活,就要和它达成一生的默契。想要一己的大宁,就要先给大宁一片爱心。冰心先生说,爱在右,同情在左,走在生命路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香花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也不是悲哀。有了爱,便有了一切。

 

这是一个叫白露的日子。自由自在的风,飘忽不定的云;朝开暮落的花,似真似幻的影。大宁,谁忍打搅?打搅谁忍?

 

露从今夜白,月从秋夜明。白露,晶莹剔透,是月魄给花草的最后馈赠。也是季节和季节告别的眼泪。白露沾野草,时节忽复易。喧闹,寂静,繁华,荒芜。人活一世,草活一秋。让我们从今夜珍惜,珍惜露珠一般短暂的人生……

 

 

 

秋分,分秋

 

 

秋分,秋分,秋分,一连在键盘上敲出三个秋分,心里也没有溢出“晓来谁染枫林醉,总是离人泪”的诗绪。秋已过半,这北京既不秋风又不秋雨,最高气温还比往年高出五度,哪还能不愁煞人呢?节气中没有一枝梧叶,心里自不知多少秋声。秋分,最多也就是字面上的“秋分者,阴阳相半也,故昼夜均而寒暑平。又适当秋之半,故名也”。

 

故名也,顾名思义也。秋分怎么也应该有所分别,洒点“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的离人泪,让半秋的燥热稍稍润泽一下,这样我等也好用上“谁家秋院无风入?何处秋窗无雨声?”的佳句,以解昨日之日人生几何之伤感,今日之日对秋当歌之狂娟。

 

但天意实属难测,既然秋分不给分界,既然山庄的景色变化也不甚明显,我看还是分有标语的日子和没标语的日子更实在些。客官要问,何谓有标语的日子,君不见几天之前,晴空之下,大宁山庄的数十米横幅,哗啦啦的为大宁的长街带来一道火红的风景,那是宣传北京市的养犬管理规定。以弘扬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说句居心叵测的话,此举正中我意。因为这么多年来,我们最熟悉的就是标语,标语是中国的特色。中国的事情,是政府好用法律不好用。是标语好用,法律不好用。是道德好用,法律不好用。明明有了养犬法和各种各样的法,却还要政府出面大动干戈,却还要大红标语满天飞,看样子法律也有法律的难处。终究,我们这个上下五千年的文明古国,更习惯以德制国。

 

君不见,多少个社区,怕狗的人,在小区里散步,每每遇到大狗,那是毕恭毕敬的立定一隅让狗先行,如狗的主人面带威严,则要谦逊的行注目礼,表示狗和狗的主人一同被尊重,顺带向狗表明自己不是坏人不是穷人不是一个没有教养的人,并在心里默默的祈祷,大狗啊大狗,请您不要误会,我知道您不咬好人,专咬坏人,我不是坏人,请嘴下留情……哎,莫有办法,大狗有大狗的派头或来头,管你是人不是人! 遇到小狗,那些不是完全没有戒备之心的女士们先生们,则连蹦带跳的闪开小可爱们的追逐喜爱或嗔怒撒娇,实在闪不过,便和主人点点头,表示您家的小狗狗很可爱,甚至折腰抚之挠之肌肤相亲之。咋的?怕狗就生出了低三下四的爱?您阁下心里琢磨的一定是,以免得罪人啊!一个楼盘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给狗面也要给人面。

 

人对狗的喜爱和害怕如此天壤之别,可以推出人和人的差距要大于人和狗的差距。也许,人的爱狗与人的爱书都是一样,只是狗能被人牵着,而书不行。即使行,恐怕也是另一种方式。说穿了,人生百态,各有喜爱。有的爱天上飞,有的爱地上跑,有的爱花,有的爱草,有的爱红,有的爱白,有的爱酸有的爱甜……不能一一道尽。关键是一己的喜爱不要损害别人。譬如不拴着狗放任自流等等。就像爱书的人即使爱书,也不能容忍书里的糟粕。书,虽不能像狗一样在路上溜达,但却可以在人心里徜徉。糟糕的书,借用两千年前孔子的话,那更是“恶俗猛于虎”。

 

在人与狗的不快中,我幻想去理解喜欢狗的人。我相信人能感动人,就能感动狗。一日人让狗,日日人让狗,总有狗让人的一天。否则,那就是后话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那是要在山林和泽畔间无止境的奔命。但狗和狗链可以兼得,却只是举手之劳。

 

屈指算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是白昼长就是黑夜短,就像人生总是是是非非,少有平和。今日秋分,可以说是一个相当特殊的日子。阴阳均衡,昼夜相半,相克相生。它也许在提示我们,所有的节气都不仅仅是一个节气,它也是人的生命阶梯。有些特殊的日子,一年就一天,像世界戒烟日,世界无车日等等等等;我们虽不能把这一天当成销烟日砸车日或把有标语的日子当成打狗日打假日或什么什么日,但它毕竟是一个警醒,是一个指示牌。它指向的是,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一份自我约束。希望山庄永远没有标语。希望标语过后喜欢狗的人多一份对邻居的体恤。

 

秋分,分秋,节气中的均衡之日。此时此刻,暮色早已四合。我默默的问自己,百年即将分半,你想把自己贴上邮票寄回人生中的哪一个节气?那是买房前还是买房后?那是白昼长长还是黑夜短短?我们有幸能拥有自己选择的安身之地,何不珍惜?何不与大家共享一份大宁?

 

 

 

小宁宁人,大宁宁心——写于寒露

   

寒露,一个美丽的名子。二十四节气,最是寒露二字冰清玉洁。寒露之后,夏日的绚烂归于萧瑟,一季的喧闹归于寂静。繁华不再,露寒而冷。人心也从买房装房的火热回到平平淡淡犹如素描的日子。

 

霜重色欲浓。秋,既是收获也是告别。告别,是从春到夏城里城外来来回回奔波的装修日子,就像浪子归于新龙门客栈,守望的只是一个命运的结局。收获,是新房子旧相识之后的又一个寂静,就像露凝成珠,正是找个安静的地点来想念的时辰。想想已经多久没有触摸过一段刻骨的文字,倾听过一曲铭心的音乐,问候过一个曾经衣带渐宽终不悔的友人。想想已经多久没有和自己的心灵亲近,这世上的房原是藏身容易藏心难啊!最近的心灵往往却成为最远的距离。你能把房盖到心的尽头???

 

小宁宁人,大宁宁心。这静静的寒露之夜,集天地之精气而将欲凝结成珠的夜,我在寂静中怀念过去那些疯狂的日子,在寂静中舔读自己那些无纸无墨的帖子,在寂静中任心灵肆意徜佯在大宁山庄的每一个角落。亲近自己的心灵竟是这样好的一件事。选择大宁为家竟是这样美的一件事。 

 

噢,人生节气中的寒露,今夜,你是凝在我心头上带泪的那颗珠。

 

 

 

霜降,霜降,叶不归?

 

今日霜降。第十八个节气。霜降节气天气渐冷、开始降霜,一些植物枝叶开始凋零,有些冬眠的动物则准备好好睡一觉,要过冬了。青蛙也要冬眠了。

 

从立秋开始就在心里渴望秋风秋雨秋水长天,可整整一个秋季似乎毫不理会的就走到了秋的尽头——霜降。多年不遇的暖秋,让京城持续陷入干燥。一路热下来,耽搁了很多秋绪,蕴酿了多日的文字也无踪无影。前天的傍晚落了一阵秋雨,昨天清晨一觉醒来,发觉山庄一派天高云淡,心情豁然开朗。那样好的天气加上那般美丽的山庄,又值周日,自然是要出庄,去大宁水库、稻田水库、永定河大坝徜徉一番……

 

话说昨日,只身打马,四野环顾,一川烟草,八面来风,临风秋色滚滚来。但见西山,绵延起伏,白云缭绕,白云下面是大宁……

 

掐指,只乘下半个月的光景就要立冬,一年又要接近尾声。人越觉得时间宝贵,时间就越跟流水似的,哗哗的往前淌。想想山庄的清静,想想冬天又要回城里住,心里便空落落的。像是要告别一段自己非常留恋的生活。虽然只住了半年,却有一种难舍难分的感情。有时,会有一种错觉,好像大宁的自己不是自己,大宁的生活也不是自己的生活。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和大宁的缘分是这样的深,深到深山老林,深到无人之境,深到完全将自己溶进了大宁。不管她是梦里还是梦外,不管她是桃园还是东篱,分分秒秒似乎都不想离开大宁。好像是第一次亲近自然,第一次身心合一,第一次领略什么是疲惫后的安顿,第一次觉悟什么是诗意的栖息。

所以,我盼望心里的叶子早日落下。一年复一年,叶落了,归根了,大地歇息了。季节如此,人生何尝不是?经霜叶更红,那霜就从今夜白吧。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冰雪无痕埋忠魂(原创报告文学)

下篇文章:冰雪消融时(原创)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风中遐思(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0735-3355261 联系人:富遐

琼icp备09005167